欧洲杯赛程2021赛程表-新华法治

资讯动态

无锡第一脏楼机电大楼承诺 春节前定清洗一次

发布时间: 2021-07-25 13:42

  记者在以崇安寺为中心方圆约1.5公里的范围查看了一圈,除了胜利门的诸多老楼看起来灰扑扑的外,以在建的恒隆广场为中心周围有机电大楼、中医院左右的矮楼;学前东路沿路上又有留芳声巷等老新村,在原江南中学附近有几栋临街旧楼也落满了灰。

  昨日,本报以《机电大楼七八年没“洗脸”了》为题报道了“无锡第一脏楼”的情况。对此,网友们议论纷纷:“不止这栋,就是市中心脏楼也多得是!”而且虽有相关管理规定,但很多大楼都不愿花钱清洗保洁。

  “无锡市中心的许多老楼都挺脏的!”无锡高楼迷论坛的一个网友说,本来市中心车流量大,工地又多,一年不清洗外墙就灰扑扑的,看上去很不舒服。他举例说,“市中心的新世界百货关门也就一年多,现在那个玻璃上已经落满了灰。胜利门那边的望远镜大楼等等好几栋老楼也都脏兮兮的。”

  记者在以崇安寺为中心方圆约1.5公里的范围查看了一圈,除了胜利门的诸多老楼看起来灰扑扑的外,以在建的恒隆广场为中心周围有机电大楼、中医院左右的矮楼;学前东路沿路上又有留芳声巷)等老新村,在原江南中学附近有几栋临街旧楼也落满了灰。

  这些楼中机电大楼最脏,排第二的可算留芳声巷61-63号楼了。这栋楼在新生路与学前东路的交叉口,白色瓷砖变成了深灰色瓷砖不说,最顶上还有一块由干净白瓷砖组成的区域横向贯穿,约宽3米,不知道是人工擦洗过的还是换过的,就像黑皮肤上贴了一块白布格外明显。负责管理的泰和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里是老小区,物业费收得很低,物业既没有设备自己清洗,也没有资金请“蜘蛛人”清洗外立面。

  “去年客户单位效益都不好,我们的业务量缩水50%以上。”鑫恒保洁公司项目经理韩先生介绍,原本一年洗两次的大楼去年只洗过一次,有的干脆不洗。该公司在市区的客户包括八佰伴、凯宾斯基酒店等,前两年公司效益好,不少大楼都比较注意“脸面”,当时清洗大楼外立面的市场很红火。现在的清洗量大幅缩水了。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,临近春节民工忙着返乡,一天的工资开到200元还未必留得住人,因此公司在春节前也不愿多接业务。

  八佰伴负责物业一位吕姓经理介绍,大楼外立面一年洗两次,欧洲杯,玻璃幕墙一年清洗超过4次。单单清洗一次外立面,就要花钱3万元左右,一年下来要花10万左右的清洗费用。“以前还有许多工厂请我们清洗厂房,现在效益不好都停了。”韩经理表示,全市的大楼能按规定主动“洗脸”的不到1%。主动“洗脸”的大楼主要是商场、酒店等很注重外部形象的单位,保洁公司的大部分业务也主要来自于此。像居民楼清洗外立面这样的业务,他还从来没有接到过。铮亮保洁公司的业务人员也证实了这一点,尽管公司有蔚蓝官邸等小区的清洗业务,但那是开发商支付的,交付入住后的商品楼能主动“洗脸”的极少。

  按照《无锡市城市建筑物和构筑物外立面保持整洁管理规定》,市区主要道路(河道)两侧临街(临河)和重点地区的建筑物和构筑物外立面要保持整洁,无论是居民楼还是公共建筑,均需要按材料不同确定清洗时间,但实际执法起来却颇有难度。

  崇安区城管局市容科叶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新出台的“门前五包”实施以来,据他所知还没有开出过罚单。日常工作中,城管队员如果在巡查中发现了这种“不洗脸”的大楼,一般先以教育为主,实在“屡教不改”才会开出罚单。去年,市里出台的《无锡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》明确了市容和环境卫生责任人的责任,今年城管也会对市容市貌的巡查维护工作相应加大力度。可对于两手一摊“没有经费”的居民楼或者老新村物业又怎么督促清洗呢?该工作人员解释,没有经费不是拒不执行的理由,他们会跟物业或业委会、属地的街道、上级主管的房管部门协商,多部门一起共同解决这一问题。崇安区地处市中心,城管队员更应为美丽无锡加大执法力度,维护市中心市容市貌。对昨日本报已经曝光的“机电大楼”,崇安城管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查实情况,城管队员对物业公司进行了教育并限期整改,对方物业公司也承诺在春节前清洗一次。